仁鬼

这里云魄
主博aph,子博凹凸
子博ID:cloudyna

【原创】一棵树的生命

-期中考后的摸鱼,很短,稍微有点意识流

-不太米英的米英

 

-1-

  也许是在森林里所处的位置太过幽深,从他有意识那天开始,这里就没怎么来过人,甚至连动物也没多少会到访这里。

 

  哦,他还是见过一两次那位老护林员的。老护林员似乎是很重视这片森林,就算是他所在的如此偏僻的角落,老护林员也会偶尔过来看看。不过老护林员也很久没有来了,也许是终于走不动路了吧。

 

  呀,忘记说了。他似乎是个树精灵,之所以说是似乎那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他有个名字,是从遥远的地方飞来、落在他的枝丫上歇脚的鸟儿给他起的,叫做Arthur。鸟儿说,这个名字是它曾飞过人类聚居的地方时听到的,觉得好听,于是就这么叫他了。他也不介意,Arthur就Arthur吧,又有什么呢?

 

-2-

  Arthur活了很久很久了,久到连他自己也不记得究竟有多少年。不过,从他有了意识开始,他便是一个少年的形态。虽然长着双腿,但他也不能离开自己扎根的地方太远,毕竟没有哪棵树能不扎根于土地而存活。不过他也不愿意离开——有哪棵树愿意离开自己扎根的土地的呢?

 

  记得这片森林以前是很静谧的,只是偶尔会有几个夜晚,狼群来到他这边的时候,他会听到狼群的彻夜嘶嚎;还有的时候,这里会来几只猫头鹰,不过它们可安静了,几乎不会发出半点声响,原因的话,Arthur用他木头做的脑袋想都能想明白,没有哪只猫头鹰会希望惊走能供自己饱餐一顿的猎物的嘛。

 

  最近,这片林子里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Arhur总是能听到远处机械的声音,声音很遥远,但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到底会发生什么呢?这里能看得到吗?Arthur不知道。

 

-3-

Arthur见到了一个人类。

  

  这是他漫长的生命中第二次见到人类,第一次是那位老护林员,而那已经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而面前的这个人明显要比老护林员年轻上许多,至少看上去。

 

  年轻人貌似是个旅者,大概是想要看到更原始的自然,结果却不知不觉地迷失在了森林里。他在Arthur的身边停下来坐下了,看他的表情似乎很困扰。

 

要不要跟他搭个话呢?不过会吓到他的吧。Arthur有些犹豫,他可是从来没跟人类说过话的呀,他一点也不了解这种两足行走的生物,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还是算了吧。Arthur最终选择了呆在树上。

 

但自然里最不缺的就是惊喜。

 

“Oh my god!这里怎么还会有人,而且还是个孩子!快从树上下来!”年轻的旅者看起来有些惊慌,他伸出了双手,好像是想要接住Arthur,怕他摔着了的样子。Arthur都快笑出来了,可没哪个树精灵会笨到从自己的枝丫上摔下来呀。

 

Arthur躲开了年轻人的双手,轻盈地从树上跳了下来。年轻的旅者有些尴尬地收回了双手,继而张口又想说些什么,不过Arthur打断了他:“我可不会从我自己身上摔下来啊,人类。”

 

“……人类?从自己身上摔下来?”年轻人有些搞不清状况,“你在说些什么呢,不是刚刚跳下来的时候碰到脑袋了吧?”

 

“笨蛋!到现在还不明白吗?”Arthur为这个年轻人的迟钝感到有些气愤,“我是这棵树的树精灵,不是人类,而且刚刚下来的时候也没碰到脑袋!”

 

年轻人看起来还是有点不信的样子,不过他似乎不准备再计较了的样子。“好吧好吧,”他说着,转身走到他的背包那儿,从包里掏出了两包饼干,递给了Arthur一包:“那你要不要来点吃的呢,树精灵男孩?”

 

-4-

  年轻人在这里住了几天,他有随身带帐篷和食物。在这几天的对话中,Arthur得知了年轻人的名字,没记错的话是叫做Alfred。Alfred是从一个叫纽约的地方来的,说是在人类聚居的地方呆腻了,想出来看看更广阔的世界。这几天里Alfred一直在尝试跟外界联系,但Arthur所在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Alfred手里小巧的机器总是没有信号,就算有时能有那么点儿,也是转眼间就断开了。

 

Alfred愈发烦躁,Arthur也不愿意去招惹他,只是有时会托从别处跑来的松鼠带点野果过来,以中和Alfred匮乏得只剩下饼干的饮食。

 

  遥远的机械声听起来似乎离Arthur近了些,不过即使他爬上自己的树冠,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5-

  这一天,Alfred终于跟外界的人联络上了。Arthur看到他脸上久积的阴霾一扫而空,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救援人员确定了他的位置便给他发送了一份地图,告诉他直升机会到离这里不远的一片较为空阔的地方来接他。

 

  “太好了,Arthur!”Alfred激动地抱住了小他一圈的树精灵,“我马上就能回去了!”Arthur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你要跟我一起走吗?”Alfred问他。

 

“愚蠢的问题,”他几乎是为Alfred的愚蠢感到遗憾了,“任何一个树精灵都离不开他的树。”

 

“那好吧,再见了Arthur!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他边向前跑着边朝着Arthur挥手,直到连他外套的最后一点色彩都被掩盖在繁茂的绿叶中。

 

看来他终于相信自己是个树精灵了。Arthur感到有些开心,同时也有点寂寞。“别再是迷路过来的了啊。”他朝着Alfred消失的方向轻轻念道。

 

机械声更近了。


-Fin-

 

  

 

后记:

我曾经在一座森林里迷过路,当时遇到了一个说自己是树精灵的男孩。最初我是不相信的,因为他不仅长得跟我们一点区别都没有,他还有个人类的名字,叫做Arthur。后来之所以相信了,是因为在我的食物快耗尽的时候,他居然跟松鼠说了话,让它们给我捎了一些野果过来。

再后来,我终于连上了信号,叫来了救援队。走之前我跟Arthur说会回去看他的,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着我笑。

六年后,我回到了那片森林,但是森林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光秃秃的木桩。

 

                                                                                     ——Alfred·F·Jones


评论
热度(8)

© 仁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