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鬼

这里云魄
主博aph,子博凹凸
子博ID:cloudyna

【原创】-A Task-(HB to 樱花)

-生日快乐亲爱的www   @Fa魄—車鳴(。 

-并不太会写段子以外的东西,所以写得不好请见谅orz......


【上】

 

  “放手Alfred你个白痴!”

 

  “NOOOOOOOO!!!!”

 

  “你再不放手我们就要一起摔……Ouch!”

 

  空间通道关闭。

 

  让我们将时间往回倒一下。就在前天,Arthur任职的组织突然来了个新人,按道理说这对于几百年都见不到一个新面孔的组织来说本来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公布这件事时弗朗西斯的脸色却有些……不太对劲:“呃,哥哥来介绍一下,这是Boss亲自审查通过的新人Alfred·F·Jones。”“Hey!大家好!”看起来阳光向上的新人热情地向大家打了招呼。当时亚瑟也在场,组织的人性格能那么阳光简直难以置信,不过这也算不上什么坏事。所以红酒混蛋究竟怎么了,亚瑟当时并不明白。

 

  不过他现在明白了。

 

现在,亚瑟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摔疼了的后腰,随后满脸怨念地将视线转向了一边正捂着自己脑袋的阿尔弗雷德,这个被Boss认定是异能便利屋,也就是他们的组织二十年来最优秀的新人。Oh god,Boss审核当天是不是酒喝多了,最优秀的新人因为害怕空间穿越所以把他们搜查了十多天的目标弄丢了?天,你简直在耍我。

 

  “唔好痛……目标跟丢了,现在怎么办,Arthur?”

 

 冷静,要冷静。亚瑟一个劲儿地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免得自己一激动开了空间通道把这家伙扔到哪个大监狱里去。

 

  深呼吸了几次之后,亚瑟终于开口:“……先联系王耀吧,让他继续搜集相关情报。”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做好被他臭骂一顿的准备。

 

  “你说什么!?!?!?”刚说完事情的始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声,“我辛辛苦苦加班加点查了十六天才查出来的目标你现在告诉我你跟丢了,跟·丢·了。你知不知道这次的目标喜欢往地下钻我的千里眼很难找到他啊……”

 

  “嗯,知道了,我……尽力,好的,再见。”亚瑟挂断了电话,然后把电话狠狠地甩回给了阿尔弗雷德。这家伙居然在王耀吼到一般的时候把电话塞给了他!看在Boss的份上,我等这次任务完成了再收拾你,亚瑟发狠地在心里想。

 

  三个小时后,王耀发来了消息,说是这次运气好,目标没往地底钻。这是个好消息,但亚瑟却笑不出来,因为这次王耀给的地点是家酒吧,这一片区最出名的Gay bar——Shadow。

 

  “Wow!Hero我还从来没去过gaybar呢!”

 

  “Shut upgenius,你再说一句话我就用通道把你送进监狱。”亚瑟咬着笔尖,他正在为接下来的行动做着计划。像是想起了什么,亚瑟突然转向阿尔弗雷德:“说起来在介绍的时候好像没有提到过你的能力,所以是什么?”

 

  “保密~”阿尔弗雷德笑得一脸欠揍,这使亚瑟不得不再次强迫自己忍住想打人的冲动。

 

  “……Hey听着,你想保持你那该死的神秘感我大概能理解,不过我现在正在做行动计划,这里面肯定有需要你使用能力的时候。我们这是在工作,不是在开玩笑,ok?”

 

  “Ok——”阿尔弗雷德不情愿地收起了笑脸,“所以你要我用哪个?”

 

  “哪个?”这次亚瑟彻底懵了,愣了好几秒,他才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话:“……你是说,你有不止一种异能?”

 

  “估计没你想象得那么多,也就两种。”阿尔弗雷德丝毫没有吓到了人的自觉,“‘黑客’和‘大力士’,你想让我用哪个?”

 

 

【下】

 

  不愧是片区最负盛名的gaybar,虽然处在地下,占地面积显得有些小,但是论内部装横,Shadow绝不输于任何一家五星级酒店。酒吧内部人群涌动,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男性。

 

  亚瑟穿行在人群之中,他身着衬衫,衬衫顶上的扣子松开了两颗,配着的西装马甲恰到好处局得勾出了他漂亮的腰线,这使他看起来格外的诱人。仅仅在亚瑟从酒吧门口走到吧台的这一小段路程中,他就已经被三个男人搭讪了。他婉拒了他们,然后径直走到吧台前,按照约定的节奏在酒保面前扣了扣桌子。酒保不动声色地递给了亚瑟一杯海蓝色的液体,而亚瑟将其一饮而尽。接头的酒保理所当然的是个异能者,而他的能力就是将情报藏在酒里。亚瑟闭上了眼睛,画面和文字在他的脑中交叠整合。三分钟后,他睁开了眼,之后离开了吧台,然后快速地往通向地下二层的楼梯走去。

 

  他们的目标在Shadow的地下第三层,是个名字叫菲尔顿的毒||贩子,同时,这个男人也是个隐藏高手:他在地面上露脸的次数少之又少,而且他几乎不用任何电子通信工具,这使得他的行踪几乎无处可寻。到这里也就能理解为什么王耀听到他们跟丢了目标会如此生气了。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酒吧跟菲尔顿事先有协商过,所以一旦监控上出现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们会立刻通知他逃跑,而被怀疑的人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会被做掉。

 

  阿尔弗雷德在接头地点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用他的能力黑进了酒吧的监控系统,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来来往往,偶尔瞟到了什么热烈的场面,他会小声地吹个口哨,然后接着看向下一个摄像头,但这次,他看到了一点不太对劲的东西:摄像头画面的角落,一个中年男人把一个盒子递给了一个青年,那个盒子看起来像是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这没什么,毕竟是在gay bar。但年轻人的表情和接下来的举动却让阿尔弗雷德起了疑心:年轻人看起来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接到礼物时开心、惊喜或是害羞什么的,他看起来很焦躁、甚至是有些恐惧,他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急于塞给那个中年男人,但因为他的动作过于着急,信封里的东西都撒到了地上,是一沓美钞。有谁在酒吧收到礼物还要给送礼物的人那么多钞票的?至少阿尔弗雷德没见过。

 

正当他准备接着往下看时,亚瑟到了。他径直从阿尔弗雷德面前走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而阿尔弗雷德也没有说什么,他收起了他的能力,在亚瑟走过后两分钟,动身往相反方向迈开了脚步,不过他们的目的地都是一样的——洗手间。洗手间里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所以亚瑟毫不犹豫的开启了空间通道,不过在跨进去之前他还是不忘警告阿尔弗雷德:“要是这次再因为你害怕所以跟丢了目标,我就直接把你送到全自动屠宰场的机子挂钩上。”“Hey!上次那只是因为第一次hero我还不习惯,这次肯定没问题的!”阿尔弗雷德不满地解释道,不过亚瑟根本没理睬他就进了通道,他也只好跟着进去。这次的通道跟上次一样,又是一个近乎垂直的大滑梯,在后面的阿尔弗雷德还是很没出息地尖叫了出来,不过这次他没紧抱着亚瑟不放;而前面的亚瑟感觉不是很好,他有些头晕,不过因为并不是很严重,所以他也没想太多。

 

他们直接到了菲尔顿所在的房间,在进入房间的第一秒,阿尔弗雷德就把这个房间内所有的摄像头都给黑掉了。按照原计划,在警卫赶到这里之前,他们有三分钟之间控制住菲尔顿并把他带走,这原本是足够了的。然而事情却并没有那么简单——菲尔顿压根就不在房间里,不过这房间也并不是空无一人——他们被包围了。所有的枪口都对着他们,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只好缓缓举起了双手示意投降。领导这帮武装分子的人看他们投了降,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稍微压低枪口,自己则是和令一个人走近他们准备搜身。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亚瑟突然在他和阿尔弗雷德的脚底开了个通道,瞬间,他们就从房间里消失了。

 

空间通道在一间没有人的房间开启,随后闭合。摔到地面时,亚瑟觉得自己的脑袋简直要爆炸了,那个酒保被人掉包了,特制酒里面被下了药,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他现在头痛欲裂,使用能力估计是不太可能了,然而他们现在已经暴露,目标也不知所踪,一切都糟糕透了。刚落地时,阿尔弗雷德被亚瑟糟糕的状况吓了一跳,不过他迅速冷静了下来,用了两分钟分析了现状之后,他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然后架起了亚瑟,开始了行动:首先,他黑掉了四个不同地方的摄像头,其中包括他们这里走廊的,然后他架着亚瑟迅速地走出了门。亚瑟在做任务时有个习惯,他会在任务地点或者那附近开一个小小的空间开口作为安全屋以防万一。以前的任务中,亚瑟几乎都没用到过这个,不过这次这个后手派上了大用场。阿尔弗雷德找到并把亚瑟放进了那个小空间里,然后迅速走向了地下一层。他的直觉告诉他刚刚摄像头里的那个中年男人就是菲尔顿,虽然脸跟任务书上的照片不太像,不过谁都不能保证他没有易容。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既然没有别的选择,他有什么理由不去赌一把呢?

 

阿尔弗雷德再次黑进了Shadow的监控系统,他并没有发现那个中年男人身影,不过也不算是一无所获——他看到了刚刚那个年轻人。他迅速地找到了年轻人并开始询问中年人的下落,年轻人本来还想装傻,但阿尔弗雷德可没有时间跟他耗,他捏住了年轻人的手腕,然后开始用力,要知道,他那身怪力可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说出他去哪儿了,或者hero我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捏碎。”年轻人疼得嚎叫了起来,他想要挣脱,却无奈阿尔弗雷德力气实在太大,他根本挣不开。不出一会儿,年轻人屈服了,他告诉阿尔弗雷德,在把毒||品交给他之后,中年人就往车库去了。阿尔弗雷德放开了年轻人然后奔向了车库,年轻人说那个中年男人是买毒||品的,十有八九他就是菲尔顿。

 

  幸运的是,不知道是什么拖慢了菲尔顿的脚步,在阿尔弗雷德到达车库时,菲尔顿的车才刚刚启动。他用了最粗暴的方式,直接冲上前用怪力扯开了车门然后把坐在车后座的菲尔顿揪了出来。菲尔顿的保镖迅速冲出了车门并将枪口对准了阿尔弗雷德的脑袋,“管好你的保镖,Felton先生,不然……”阿尔弗雷德的话还没说完,拿枪指着他的保镖们就突然消失了——他们都掉进了脚下的空间通道。

 

“好得真快啊,Arthur。”阿尔弗雷德一个手刀劈晕了菲尔顿,随后冲着赶来的亚瑟说道。

 

“托你的福。”亚瑟勉强撤出了一个笑容。阿尔弗雷德的那个短信发给了组织安置在附近的后备人员,而那个人则帮他带来了解药。他现在并没有好完全,不过至少是能正常使用能力了。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把菲尔顿带回了大本营,他们的任务完成了,至于审问菲尔顿他的货物藏在哪儿这一系列的问题,那就是本田菊的事情了。亚瑟靠着墙,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阿尔弗雷德则是在他旁边吃着汉堡喝着可乐。

 

“你要是一直吃这些垃圾,总有一天你会胖得连路都走不动。”亚瑟撇着阿尔弗雷德手中的汉堡说道。

 

“Hero可是天天都会锻炼的,身上根本就没有肥肉!”阿尔弗雷德丝毫不在意地继续吃着。

 

亚瑟掏出火机,点燃了烟,深吸了一口之后,决定说出心里话:“本来我还以为Boss看走眼了,你其实是个菜鸡。不过事实证明,你真的很厉害,Boss没错。”

 

“那是当然!世界的Hero怎么可能会是个菜鸡!”阿尔弗雷德显然有些不满,不过沉默了三秒钟后,他们都笑了以来。

 

“以后就是搭档了,合作愉快,Alfred。”

 

“合作愉快,Arthur。”

 

 

                                                                   -END-


评论
热度(11)

© 仁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