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鬼

这里云魄
主博aph,子博凹凸
子博ID:cloudyna

【米诞】-Bingo!-

  • 在米英呆了五年第一次赶出的米诞!(你还好意思说

  • 跟Task是同一世界线,米英能力者设定,亚瑟的能力是‘空间’,阿尔的是‘力士’和‘黑客’,双能力哦w

  • 质量......不保证(。还请谨慎观看


++

 

Boss估计最近脑子出了点问题。

 

  至少亚瑟是这么想的。什么叫‘促进搭档之间友好共进和平共处一日小活动’啊!?而且为什么被指定参加活动的只有他和阿尔弗雷德??

 

  因为是Boss直接下达的命令,所以亚瑟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弗朗西斯边笑得猖狂边把他和阿尔弗雷德的手铐在一起。

 

  上帝啊,今天赶紧过去吧。亚瑟表情痛苦地用另外一只没被铐住的手捂住了脸。

 

++

 

  “为什么我得陪着你去汉堡店解决午饭?”

 

  “这不是很明显吗,因为我们被铐在一起了啊?”

 

  不不,我想问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为什么一定是我跟着你而不是你跟着我。不过亚瑟还没来得及再开口,他就已经被阿尔弗雷德(强行)拉到点餐台前了。

 

  能力是力士了不起啊!?

 

  但不论过程如何,现在亚瑟的面前还是摆着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而他对面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开始吃第二个汉堡了。

 

  “亚舍你不次嘛?(亚瑟你不吃吗?)”

 

  “……不,我觉得我需要先冷静一下。”

 

++

 

  其实他们今天下午还有个小任务的,任务内容是在一个敌对组织的会议室里安装窃||听器。本来这对他们来说易如反掌,放到平时亚瑟一个空间通道几秒就过去了,再让阿尔弗雷德花几分钟安好窃||听器这任务就算完了。但很明显,今天这任务就没喝么简单了。

 

  刚从空间通道里出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两个人就摔了个人仰马翻。

 

  “痛死了……阿尔弗雷德你刚刚扯我干什么!?”

 

  “因为英雄就要摆出英雄的落地姿势啊。”

 

  说这话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和语气都正常无比,亚瑟差点就要以为他不是个傻子了。不过说起来,弄出这么大动静都没……

 

  “谁在里面!?”

 

  哦。

 

  两人刚准备分别藏匿起来,却因为选择的方向恰好相反而再次摔倒,然后他们都被敌方成员抓了个正着。

 

  亚瑟觉得他一辈子的英名大概是都得毁在这次‘小活动’上了。

 

++

 

  “说吧,你们是哪个组织的?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坐在对面的审讯人员一脸严肃地问道。

 

  别忍了朋友,想笑就笑出来,忍多了小心性||功能失常啊。亚瑟一脸无奈地看了一眼面前表情扭曲的审讯员,然后不忍心地将头扭到了一边。相比亚瑟,阿尔弗雷德更没有被抓了的自觉,他看着审讯员的脸,然后,

 

  非常没有包袱地,

 

  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审讯人员脸色一黑,手一拍桌子向他们吼道:

 

  “快点交代,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

 

  “我记得我们好像还真没让你客气过?”

 

  亚瑟说这话时嘴上挂着嘲讽的笑容,审讯员头上青筋一跳,刚准备喊人来用||刑,却被下一秒眼前的景象吓得差点尿裤子。

 

  将两人捆在椅子上的登山绳生生被绷断了,刚刚笑得开心的青年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转头向一边的同伴抱怨道:

 

  “Boss给的这个手铐也太硬了,我刚刚试了一下,结果它连裂纹都没有!”

 

  “空间替换也移不走,不得不说Boss还是有一手的。好了回到正题,怎么处理他?”

 

  脸色发绿的审讯员慢慢后退了两步之后夺门而出,然而不过两秒他又回到了审讯室内,他的脚下是亚瑟暂时还没关上的空间通道。

 

  “别急着跑啊,把你的通讯器先交出来。”

 

  亚瑟伸了伸手,审讯员颤颤巍巍地将通讯器递到了他手上,随后亚瑟将它递给了阿尔弗雷德。

 

  “黑了以后问问Boss能不能把这儿平了。”

 

  “OK.”

 

  阿尔弗雷德双眼一亮,发动了他的另一个能力——黑客。所以说双能力简直就是作弊啊,亚瑟叹了口气,坐在了刚刚的凳子上。

 

  刚才气焰嚣张的审讯员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冷汗浸透了他的背后的衣料。他现在明白了,对方是异能佣||兵组织TEAM的成员。TEAM是最近才崛起的新兴佣||兵组织,成员只有二十位左右,但凭借着组员强劲的实力,TEAM很快就在佣兵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Boss说随我们便,不过我们现在带着手||铐不方便建议先放放。”

 

  “……他还知道会不方便啊。”

 

  亚瑟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阿尔弗雷德用没被铐住的手摸了摸裤袋,然后翻出了一枚硬币:

 

  “正面平还是反面平?”

 

  “反面。”

 

  于是硬币被弹起,在空中翻滚了数十圈时候‘叮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正面

 

  “撤退吧。”

 

  “行。”

 

++

 

  你以为这事儿到这里就完了吗?

 

  怎么可能。

 

  正在亚瑟准备打开空间通道的一瞬间,他的脚被一条不知道那里伸出来的藤蔓缠住了,藤蔓上尖利的小刺瞬间刺破了亚瑟的裤脚和他脚腕附近的皮肤。

 

  “既然来了就多坐会儿啊~”

 

  一个声音从虚掩着的门后传来。对方也有能力者!意识到这点的亚瑟瞬间绷紧了神经。能伸出藤蔓大概是生物系的能力。亚瑟抖出藏在袖子里的刀片,利落地砍断了脚上的藤蔓。他身边的阿尔弗雷德则是更加粗暴的直接扯断了他手上的藤蔓。

 

  然而就在这几秒的时间里,对方的藤蔓瞬间布满了整个审讯室。亚瑟尝试了一下,发现藤蔓上根本打不开空间通道。这下可麻烦了,撤退怕是短时间内做不到了。阿尔弗雷德看了看咬住下嘴唇的亚瑟,大概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刚刚也试图连接上通讯器,不过通讯器在藤蔓的包裹范围内根本发不出信号。

 

  敌方的能力者慢慢地走进了审讯室,看起来他的身高还不过一米七,是个矮小的男人。

 

  “怎么不逃了,两位?”男人脸上挂着轻蔑的笑,“使不出能力的感觉如何呢?”

 

  还真不怎么样。不过……

 

  “感觉是挺难过的,”亚瑟解开了还残留在他脚腕上的那段植物,“不过为什么就你一个怎么也敢跑出来啊……”

 

  亚瑟的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仿佛被困住的人不是他们。男人皱了皱眉头:

 

  “你想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阿尔弗雷德活动了一下关节,“你太弱了。

 

  男人瞬间被激怒了,他朝着对面的两人吼道:

 

  “都没有能力了,你们还凭什么嚣张!?”

 

  与此同时,几簇带着尖刺的藤蔓直冲着两人的面门袭来!阿尔弗雷德跟亚瑟默契地同时一矮身,然后迅速冲向了控制着植物丛的男人。男人显然没料到两人带着手||铐还能如此顺畅地行动,不过他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控制着藤蔓绕向两人的脚腕。

 

  “你想都别想。”

 

  在脚腕被缠住的前一秒,亚瑟轻轻一跃,然后阿尔弗雷德拽着他的手臂将他挥向了对面的男人。

 

  砰!

 

  被踢到右脸的男人瞬间飞了出去,脑袋撞上门以后再没了声音。作为能力的藤蔓在主人昏迷后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亚瑟打了个响指,出现在两人脚下的空间通道便把他们送回了基地。

 

++

 

  啪!

 

  刚一落地,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就被彩带喷了一脸。亚瑟觉得他脑门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他刚准备冲上去了结了前面放拉炮的弗朗西斯,却在听见在场组员喊出的话后愣住了:

 

  “生日快乐——!”

 

  生日?今天离亚瑟的生日差了老远,所以这话肯定不是对他说的。他扭头看向一边的阿尔弗雷德,这小子正笑得一脸开心,估计今天就是他的生日了。按他这藏不住事儿的性格应该早就向他要生日礼物了才对,怎么这小子之前提都没提到过?正在亚瑟疑惑的时候,限制了他们一整天的手铐被解开了,接着他就被阿尔弗雷德报了个满怀。

 

  “woc,阿尔弗雷德你个白痴在干什么!?”

 

  过紧的怀抱让亚瑟有些透不过气,他挣扎着想要出拳揍抱着他的阿尔弗雷德。

 

“我在要我的生日礼物啊。”

 

  亚瑟又是一愣,于是他们将这个姿势持续了将近一分钟。接着,在场的成员终于听到亚瑟出声了:

 

  “……切,臭小子。生日快乐。”

 

-END-


评论
热度(11)

© 仁鬼 | Powered by LOFTER